来自 新闻 2017-06-05 18:00 的文章

五岁女童眼癌离世 父母捐出240余万善款

五岁女童眼癌离世 父母捐出240余万善款
郭言生前叫自己“小巨人”,她要打败病魔东莞副市长喻丽君代表市红十字会接受甘丽(右)捐赠羊城晚报讯 记者文聪报道:24日,东莞阴雨连绵,一场庄重而又令人动容的捐赠仪式在市红十字会悄然举行——五岁女童郭言眼癌离世后,父母郭玉慧和甘丽选择让爱心传递,把为女儿治病所筹募到的2461167.24元全部捐出,成立“郭言小巨人爱心资助项目”。妈妈甘丽全程哽咽,在她看来这既是生命的延续,也是陪女儿走完短暂人生的最后一程。“这是市红十字会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个人捐款。 ”市红十字会秘书长叶伟坤表示,即日起0-16岁符合条件的恶性肿瘤患儿均可申请资助,每月三个名额,每人可一次性获助两万元。善款全部捐给市红十字会郭玉慧今年37岁,是东莞第四高级中学的老师,甘丽比他小一岁。2011年1月12日,女儿郭言来到这个世界,小家庭里充满了欢乐。然而2015年12月1日,一个噩耗击碎了这一切,郭言的左眼被广州中山大学眼科医院确诊患上“眼癌”。两天后,她的左眼球被摘除。去年暑假,癌症不幸复发。但即便如此,5岁的小女孩仍然坚强乐观,她叫自己“小巨人”,说要打败病魔。哪怕因为化疗变成了小光头,她也不害怕,还经常会做出各种各样搞怪的动作。为了救女儿,郭玉慧联系上了美国的一家私立医院,诊疗费需要800万元,这对于工薪家庭而言无疑是天文数字。去年9月,此事经多家媒体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,无数好心人被“小巨人”深深打动,捐款超过200万元。但去年10月20日深夜,父母的爱和无数叔叔阿姨们的祝福还是没能留下郭言,她躺在妈妈的怀中安静地走了。郭言离世后,如何处理尚未来得及使用的善款,成了摆在郭玉慧和甘丽面前的一道难题。经过深思熟虑,他们决定把所有善款全部捐给东莞市红十字会。郭玉慧告诉记者说:“在带郭言求医的过程中,看到有很多跟女儿病情差不多的孩子都需要帮助。这次捐献一来是女儿生命的延续,能帮助到其他人;二来这笔善款让我心理压力很大,只要一想到这个钱,我就想起女儿,伤疤就一次次被揭开,希望捐出后能慢慢放下之前的伤痛,回到正常的生活。”自行承担15万元检查费用“全部的捐款是2488367.24元。”甘丽把每一笔爱心捐款都列了出来,仅建行捐款的记录就整理成了word文档80页。捐款有5元、10元,也有1000元、5000元的;捐款人来自广东、广西、湖南、湖北、浙江、北京甚至国外等地。“到底有多少人捐款,很难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数字,但上万人是肯定有的。”在做出把全部善款捐给红十字会之前,甘丽和郭玉慧其实一直想着能把一部分善款退回去。甘丽说:“大家捐款是给我女儿治病的,现在孩子走了,钱用不上了,就应该退给人家。”郭玉慧所在学校的师生捐款近50万元,甘丽去了好几次,希望把50万元退回给学校,但被谢绝了。很多邻居、朋友的捐款,甘丽也一一去退,很多人也是不肯收,最终只退回了27200元。剩下的2461167.24元,其中为去美国做准备到上海做各项检查时,花了近15万元。甘丽夫妻决定自己来承担这笔钱,“当时我们是没有办法才向社会求助,因为800万靠我们自己根本做不到。现在没有去美国,这个15万我们自己有能力承担,苦一点就苦一点,我们能挺过来。”23日中午,郭玉慧夫妻花了15分钟在工商银行中堂支行办完了转账手续,善款在20分钟后到达东莞市红十字会账户。转账时,郭玉慧特意多加了2分钱,他不想最后一个数字是“4”,因此,捐给红十字会的善款最终变成了“2461167.26元”。将救助贫困恶性肿瘤患儿24日下午,郭玉慧夫妻俩一袭黑衣,比原定时间早二十分钟来到了市红十字会。捐赠仪式开始后,甘丽哽咽着在捐赠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望着台上的妻子,郭玉慧一言不发,神情悲伤。副市长喻丽君把证书放到甘丽的手中,安慰他俩说:“未来的路还很长,你们要好好生活,相信孩子会活在大家心中。”甘丽拿着证书和收据,她说,自己打算过一段时间回安徽老家看看,在女儿的坟前把这些事跟孩子讲讲。“把全部善款都捐出去,这也会是她的意愿吧。今天是一个告别,心灵的告别。”这些善款究竟该如何使用呢?24日上午最终确定——成立“郭言小巨人爱心资助项目”,用于救治贫困家庭的恶性肿瘤患儿。资助范围包括莞籍或非莞户籍,父母在莞工作居住满2年的,家庭贫困的0至16周岁恶性肿瘤患儿;恶性肿瘤包括:白血病 、脑肿瘤、恶性淋巴、神经母细胞瘤等;每月资助名额3名,获助患儿一次性资助2万元。甘丽把所有捐款人的名单也交给了市红十字会,她希望捐款人的名单能在市红十字会的官网上公开,每一笔捐款都可以查到。市红十字会秘书长叶伟坤对郭言父母的义举一再表示感谢,“这是东莞红十字会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个人捐款,我们一定会把这个钱用到实处,绝不会浪费每一分爱心捐款。”(羊城晚报)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